乡村振兴靠人才:农村如何才能打好人才战?

专家认为,乡村振兴需“引”“留”人才与“内在培养”双向发力。引进人才,就必须要在制度上有保障,用更加优惠的政策、更加开放的胸襟引来人才,用共建共享的机制用好人才,这样才能掀起新时代“上山下乡”的新热潮。留住人才,就必须以更多渠道、更好的激励机制让来了的人愿意留下来。培养人才,就需要加大乡村人才培养力度,强化农村领头人培训,实施好“农民素质提升工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乡村振兴靠人才,要把人力资本开发放在首要位置,强化乡村振兴人才支撑。近一年来,随着中央“顶层设计”的确立,各地纷纷吹响了乡村振兴战略中激活“第一资源”的号角。

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关键在人,核心是人才。当前农村的人才情况究竟如何?在乡村振兴战略中,农村如何才能打好人才战?《南方》杂志记者对此进行了调研。

实用人才缺乏是主要短板

虽然一台电脑、一根网线、一个鼠标,就可以开一个网店,但对粤北山区某村的村民张晓红来说,却是开店容易运营难。近两年来,为了把自家产的红茶通过微店推广销售,他几乎问遍了认识的人,也为此伤透了脑筋。

“在网上卖茶叶,要找懂得网上商城销售的人来帮忙,产品包装、产品营销、运营推广、美工设计、沟通、售后等,都要找人。”张晓红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在大批青壮年外出打工,仅有留守老人与儿童相依度日的农村,甚至找一个会摆弄电脑的人都难,更别说通过网络包装销售。

“近几年,广东农村电商强劲的发展势头,为县域经济发展带来新的引擎动力。但当下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当地专业人才的缺失。”广东省电子商务协会副秘书长兼农村电商部主任周建平说,人才缺口较大,是当前农村电商发展最大的难点和痛点。

电子商务人才的缺乏,是当前农村人才缺乏的典型表现,而这一现象背后反映的,正是乡村振兴中面临的人才困境。

中国农业广播电视学校原常务副校长刘天金分析,作为农村人口主体的农民,整体文化素质偏低,而文化素质较高的青壮年劳动力都不想待在农村,大部分都流向了城市,农村呈现出“空巢化”“老龄化”的趋势。怎么把青年人才留住,大力培养农村青年带头人,同时吸引走出去的农村青年“回流”,投身新时代农村建设,是摆在当前的首要问题。

“农业人才可简单分为科研与实用两大类,从我国人多地少、农村劳动力离乡等状况来看,目前人才短板主要在农村实用人才方面,比如经营人才、服务人才等。”刘天金说。

人才“回流”的制约因素

近年来,随着农村发展的加快,农村开始展露出广阔的市场前景,而政策支持力度的增加,也让策划迎来了“红利期”。《南方》杂志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面对农村广阔的发展天地,一些“城归族”在“回流”后开创了自己的事业,而一些“坚守族”却仍对“回流”充满了顾虑。

5年前,在经历了反复思考之后,85后刘琼从珠海一家公司辞职,回到老家梅州市平远县大柘镇当起了农民。承包400亩田地,学习种植农作物,尝试利用互联网……在经历了诸多艰辛之后,由她一手创办的农业品牌,在平远和梅州当地已经小有名气,并带动周边上百农户增收致富。2017年,刘琼被评为广东省百佳新型农民。

刘琼介绍,自己是农学专业毕业,毕业后在珠海一家种子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由于常年奔走于全国各大农业基地,看到了现代农业的发展前景,才最终决定回乡当农民。

虽然同样有回乡创业的想法,但在珠三角工作的张明,却迟迟没有付诸行动。他告诉《南方》杂志记者,今年过年的时候,自己曾向家人表达过想法,但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反对的理由主要有两条:一是搞农业投入大、回报慢、风险大,二是都已经在城市立足了,现在又跑回来种地,在村里没面子。”他说。

“尽管出台了很多优惠措施,农村条件得到了很大改观,但目前总体来说,大多数乡村吸引人才的有利条件尚未形成。”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姜文说。

姜文分析,目前农村人才“回流”的制约因素具体表现在五个方面。一是乡村收入低,收入渠道窄,和大城市相比机会少;二是农村教育落后,孩子在农村教育感觉没有前途,为了孩子的未来向城市转移;三是各种文化设施相对落后,休闲、娱乐等满足不了人才需求;四是人才上升空间有限,难以有大的上升空间;五是乡村是人情社会,办事等人情因素占有很大成分,外来人融入需要一定的时间。

外在引进+内在培养

乡村振兴如何补齐人才短板?《南方》杂志记者在调研中发现,从外在引进和内在培养共同发力,是多数农村破解人才难题的共同选择。

一年多前,张旭军从广东省旅游局来到定点帮扶的清远市清新区三坑镇安庆村,担任村第一书记兼驻村工作队队长。一年多来,张旭军在工作中深深体会到,要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要为农村发展作出贡献,就得和村民站在一起,用心谋划、用情交流、用力扶持。

“我习惯每天一大早在村里走一趟。这时候村里老人都起来了,东家门口停一停,村中小道上聊一聊,与村民一起唠家常,有助于尽快熟悉了解情况,也能逐渐消除与村民的陌生感。”张旭军在一份心得体会中写道。

通过外在人才输入,为乡村注入动力,是近年来补齐农村人才短板的一大举措。广东省委印发《广东省加强党的基层组织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规定,今后每年选派不少于千名优秀党员干部到贫困村、软弱涣散村和集体经济薄弱村担任党组织第一书记,拟在三年时间内实现基层党建工作全面过硬。

外在引进人才的同时,不断加强内在培养力度,是农村人才振兴的另一项重要措施。

今年初,韶关市新丰县下埔村党支部书记潘静雯参加了新丰“乡村大学”的首批培训,同她一起的,是50多名来自新丰各乡村社区的村镇干部、致富带头人。

据介绍,新丰“乡村大学”,全称为“广东新丰乡村振兴人才培训基地”,是新丰县与广东财经大学联合开办,广东首个为乡村振兴进行人才培训的基地。通过培训乡村振兴需要的基层带头人、经营人才、职业技能人才,提升农民素质,为乡村振兴发展提供人才支撑。

专家认为,乡村振兴需“引”“留”人才与“内在培养”双向发力。引进人才,就必须要在制度上有保障,用更加优惠的政策、更加开放的胸襟引来人才,用共建共享的机制用好人才,这样才能掀起新时代“上山下乡”的新热潮。留住人才,就必须以更多渠道、更好的激励机制让来了的人愿意留下来。培养人才,就需要加大乡村人才培养力度,强化农村领头人培训,实施好“农民素质提升工程”。

留住人才、用好人才

在一些地方的人才规划中,通过推出多项具体举措,打出了一套补齐农村人才“短板”的“组合拳”。

重点开展“头雁工程”“乡贤回留”工程、村干部挂职计划、选树模范支书、提升转化软弱涣散支书等工作;整合各方资源全面优化人才驿站的软硬环境,提升农村干部带头致富和带领致富的“双带”能力;出台《培养引进高层次人才实施办法》和《柔性引才暂行办法》,积极引进高层次人才……近年来,云浮市新兴县正力图通过注重农村带头人队伍建设,不断吸引优秀人才返乡就业创业,引进高层次人才助力全县发展。

不少受访人员认为,除了引进人才、留住人才之外,关键还在于用好人才。

引进人才,需要发挥好政策、市场、情感等方面的支撑作用。在政策角度,要用好用活激励机制,比如继续推行大学生志愿者计划、科技人才下乡、深化人才交流合作等,鼓励城市专业人才参与乡村振兴。在市场角度,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人才凭借资金、科技、创意等生产要素获取市场效益。在情感方面,要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本土优秀企业家回乡创业,将基层的资源优势、劳动力优势、成本优势转化为效益优势,带动农民致富增收。

农村留不住人才的主要原因是区域之间、城乡之间的发展严重不均衡,基础设施和社会公共服务差异悬殊,导致人才从农村向城市、从欠发达地区向发达地区单向流动。让农村的产业、环境留住人,让农村的机会吸引人,才是留住人才的关键所在。

用好人才,基层党员干部要把吸引人才回乡作为乡村振兴的有利推手,做到勤学多思、勤政为民。要健全使用激励机制,完善容错纠错机制,为敢于担当者担当,为改革创新的人才撑腰,激励人才在基层甩开膀子大胆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合肥报告网 » 乡村振兴靠人才:农村如何才能打好人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