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农业新闻:田园变公园 乡村变景区

中秋佳节,正值中国农民丰收节,珠三角边缘的惠州、清远的高速公路特别繁忙,车流下高速后往往直奔乡下,目标:某个预先订好的农庄、民宿,甚至某个偏僻农家院子。这是近年来珠三角各地不知不觉形成的旅游新常态,到乡村度周末成了时尚。惠州丰收节的龙门麻榨分会场以采摘杨桃为主题,活动多种多样,吸引了很多广州、东莞等地游客。

稻田旁建起“最美民宿”

“粤岳”罗浮山是国家5A级景区,每年游客量达四五十万人次。很多游客发现,和以前相比,罗浮山的旅游产品更丰富了。近年来,博罗全力推进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工作,大力推进环罗浮山旅游经济带建设。其中最大的亮点就是大景区周边涌现了不少小而精、有特色的村庄、农庄、民宿,它们像海绵吸水一般,将游客留了下来,一天游变成了周末两天游。

长宁镇松树岗村就在324国道旁边,以前村民或进镇做生意、或跑到罗浮山景区门前开个小店,乡村的青年人纷纷外出打工。做了20年村党支部书记的朱见聪说,变化就在这几年,博罗推进新农村建设,重视打好生态牌,美化了乡村,鼓了村民的“钱袋子”。比如村前屋后建了不少人工小湿地,变成了美丽小花园。村道有专门队伍清理收拾,不见了垃圾污水。村容村貌的改变,不但引来了游客,还引进了投资者,葡萄园、火龙果园、空中田园、农家乐等纷纷成为罗浮山游客上山游玩之后的热门景点,几乎每到节假日村道都塞车了。2016年入村游客人数达到15万人次,给村里带来500多万元的收入,村民的土鸡及蛋等土特产往往不够卖。为了让更多的群众参与到旅游业中,去年村里还划出一块50多亩“试验田”,种上格桑花和无公害农产品,马上吸引了大量游客来赏花摘菜。2017年,松树岗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2万元,增长22%。

位于罗浮山背后的横河镇禾肚里,有一个“稻田酒店”,其实是罗浮山一家酒店老板看准民宿业兴旺的前景,而租用当地一所空置学校改造而成的民宿。老板很有投资眼光,他以农耕文化体验为主题,以原生态的竹、木、石为主要装饰材料,精心打造了31间风格迥异的农耕主题客房和3座独栋别墅。通过开展“春耕秋收”稻田农耕、传统手艺现场教学(陶艺制作、编稻草人等)等体验活动,打造中小学生研学体验基地,实现“劳作变体验”。开业不到两年,就被网友誉为“珠三角最美民宿”,入选《中国最美民宿》案例。现在,禾肚里经常是不提前10天预订就订不到房。

依山傍水的横河镇郭前村上良村民小组是惠州市全域旅游驿站、博罗县民宿村,这里集民宿、亲子、野趣、休闲于一体,采取村企合作的方式,激活闲置物业,把农房改造成客房,发展民宿经济,每户每年有3万元的稳定收入。

蜂蜜合作社成旅游模范户

小桥、流水、人家、香蕉林、栈道、凉亭……如今,在东莞市麻涌、望牛墩、樟木头等镇,一辆自行车,可以在充满鸟语花香的乡村道路上游览迷人的自然风光;累了,可以享受随处可见的农产品,品尝四季不缺的各种农产品。东莞目前正在开足马力打造全域旅游,麻涌等镇在全市率先实现美丽乡村全覆盖。

作为岭南水乡的代表区域之一,东莞的麻涌、望牛墩、洪梅等镇街现在不止有龙舟,还有大型农业观光基地、四季果园、水上夜景、岭南最高的夜间喷泉、麻涌农产品……

以麻涌为例,这里正在规划布点自行车驿站,倡导健康、绿色出行打造“自行车镇”。2017年,麻涌镇投入8000万元,对漳澎、大盛、南洲、华阳、鸥涌、川槎、黎滘等7条村实施美丽幸福村居改造项目,通过河涌清淤、村道升级、搭建牌坊凉亭、建设文化公园,全面建成“和乐漳澎”“曲水岸香”“南繁盛景”“华章溢彩”等美丽乡村项目,加上此前的“香飘四季”“古梅乡韵”美丽幸福村居项目,麻涌建成14个美丽乡村,实现美丽乡村全覆盖。

东莞市旅游局数据显示,麻涌镇的章姨农场、开心农场、印象水乡、丰收农庄和清溪镇的鹿湖山庄饮食店均获评“中国乡村旅游金牌农家乐”。此外,清溪镇的峻银蜂蜜专业合作社获评“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户”,该镇有11人获评“中国乡村旅游致富带头人”。

清远九龙小镇的花海经济

扶贫旅游开发带动下,清远市英德九龙小镇河头村300多亩荒地摇身变为一片生机勃勃的荷花、花卉的海洋,在千百座秀美石灰岩山峰的衬托下,构成了一幅巨大的天然山水盆景画卷。

英西峰林位于九龙、黄花两镇辖区,1000多座呈线型排列的石灰岩质山峰,有大大小小的河流溪涧穿绕其间,是广东省境内最大的石灰岩峰林走廊,有“南天第一峰林”美称。在全域旅游的带动下,英德九龙镇河头村不负所望,成功当选全国百佳美丽乡村,而全广东只有两个地方上榜。然而,几年前的英德九龙小镇还是一个贫困的小村庄。从2015年起,当地政府牵头成立了三方合作社,统一将7000多亩的土地分块规划,集中对这一片区域进行换土改造,或开辟成水塘种植莲藕,分季节指导农民种植不同的农产品来增加收入。

最近,九龙小镇又在孤峰上搭建了一座悬空玻璃观景台,游人站立其上可从山间180度俯瞰花海和远处的群峰,胜似小桂林的壮美画面令人心旷神怡。现在,每到周末就会有游客从广州或者邻近城市来到这里赏花游玩,很多村民选择回家乡种花开民宿,谋求新发展。村民何伯说,振兴乡村开创了很多的商机,不但家家兴办农家乐,修民宿,还可向游客出售山货土特产。

旅游+成乡村振兴新模式

无论是珠三角还是粤东西北,“乡村旅游”经济,各地都创出了很多花样,比如东莞的水乡骑行、惠州的古村游、江门的侨乡生活体验、梅州的茶田农家乐、揭西的“潮风客韵”特色小镇游——不但为都市人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周末休闲生活,而且还将各地原本闲置的乡村房舍田地转化成旅游资源,“农村变景点、农民变旅游从业人员、农产品变旅游产品”,让人看到了乡村振兴的希望所在。

直到目前,外界仍然有人认为东莞这个制造之都是一个旅游输出地而不是旅游目的地。事实上,在东莞市旅游局发布的2017年旅游行业的通报中,全年旅游总收入488.9亿元,同比增长9.64%.其中乡村旅游的发展为旅游增长带来了有力的支撑。比如2017年,麻涌乡村游项目共吸引游客50万人次,创造了大量的农业生产就业机会。麻涌计划今后每年举办一次乡村旅游节,并打造“自行车镇”。

相邻的惠州博罗县靠特色旅游带旺乡村经济的例子还有很多,如观音阁镇去年主动接洽组织东江徒步、帐篷节,数千人的活动带来宣传效应,使这一江边小镇成了珠三角户外活动营地,吸引了多个驴友组织落户。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博罗接待游客751万人次,同比增长13.6%;旅游综合收入约45.1亿元,同比增长37.4%。7月底,广东省全域旅游工作现场会在惠州召开,上述几个民宿农庄均是会议现场参观点。

乡村旅游发展 仍需突破瓶颈

华南理工大学广东旅游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志才认为,乡村旅游是广东全域旅游的一大重要抓手。广东在改革开放40年来,是城市旅游的领军者,下一个40年还能位居全国前列,关键要看乡村旅游。据统计,广东乡村旅游总收入为620亿元,占全国11%;广东乡村旅游从业人员为56万,占全国7%;可见广东省乡村旅游居全国上游水平,但旅游带动就业、促进增收的效益仍有待提高。

旅游业赖以依托的财政资金、发展用地、人才培养、公共服务等领域与其他行业、其他部门之间是相互分割、难以整合的。比如农业、住建等部门的新农村建设资金就欠缺对乡村旅游点和旅游扶贫重点村的关注,缺乏对旅游标牌标志、观光平台、厕所和驿站等旅游公共设施的统筹建设;地方税费减免及金融扶持政策的制定也未充分考虑旅游业的特殊性;城乡交通网络建设也未能融入旅游元素和功能等等。

还有专家指出,目前的乡村旅游存在品牌影响力不足、与游客互动促销平台建设跟不上、乡村环境整治建设资金后继乏力等难题。很多地方还是村民分散经营为主,没有形成某一地的乡村游品牌合力。特别是农产品、农家生活还只是“借船出海”,还没有真正成为旅游业的源头推动力。

罗浮山清水湖农庄。

禾肚里稻田酒店周末景象。

农家生活体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合肥报告网 » 广东农业新闻:田园变公园 乡村变景区